(拼音:shēng,梵文:Jāti,巴利文:Jāti),即出生,诞生。指由过去所造作的业力而引生来世的果报。

经典诠释

杂阿舍285经
如是我聞: 一時,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

爾時,世尊告諸比丘:
「我憶宿命,未成正覺時,獨一靜處,專精禪思,生如是念:『世間難入,所謂若生,若老,若病,若死;若遷,若受生,然諸眾生生、老、死,上及所依,不如實知。』

我作是念:『何法有故,生有?何法緣故,生有?』 即正思惟,起無間等,知:『有有故,生有;有緣故,生有。』 復思惟:『何法有故,有有?何法緣故,有有?』 即正思惟,如實無間等起,知:『取有故,有有;取緣故,有有。』 又作是念:『取復何緣?何法有故,取有?何法緣故,取有?』 即正思惟,如實無間等起,知:『取法味著、顧念、心縛,愛欲增長;彼愛有故,取有;愛故,緣取,取緣有,有緣生,生緣老、病、死、憂、悲、惱、苦,如是,如是,純大苦聚集。』
  
諸比丘!於意云何?譬如:緣膏油及炷,燈明得燒,數增油、炷,彼燈明得久住不?」

答言:「如是,世尊!」
  
「如是,諸比丘!於色取[法]味著、顧念、{愛}[心]縛,[愛欲]增長;愛緣故取,取緣有,有緣生,生緣老、病、死、憂、悲、惱、苦,如是,如是,純大苦聚集。 我時復作是念:『何法無故,無此老、病、死?何法滅故,老、病、死滅?』 即正思惟,起如實無間等:『無生,則無老、病、死;生滅故,則老、病、死滅。』 復作是念:『何法無故,無生?何法滅故,生滅?』 即正思惟,起如實無間等:『有無故,生無;有滅故,生滅。』 又復思惟:『何法無故,有無?何法滅故,有滅?』 即正思惟,生如實無間等觀:『取無故,有無;取滅故,有滅。』 又作是念:『何法無故,取無?何法滅故,取滅?』 即正思惟,生如實無間等觀:『所取法無常、生滅、離欲、滅盡、捨離,心不顧念,心不縛著,愛則滅;彼愛滅故,取滅;取滅故,有滅;有滅故,生滅;生滅故,老、病、死、憂、悲、惱、苦滅,如是,如是,純大苦聚滅。』 諸比丘!於意云何?譬如:油、炷然燈,若不增油、治炷,非彼燈明,未來不生、盡、磨滅耶?」
  
比丘白佛[言]:「如是,世尊!」
  
「如是,諸比丘!於所取法,觀察無常、生滅、離欲、滅盡、捨離,心不顧念,心不縛著,愛則滅;愛滅,則取滅;……乃至純大苦聚滅。」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白话释解
作者:张西镇

本经叙说世尊告诉众比丘,往昔当他未成正觉时,怎样去观察缘起的顺逆。

我听到这样的说法:

有一个时候,佛陀住在舍卫国的祇树给孤独园里。

那时,世尊告诉众比丘说:「我回忆往昔还未修成正觉时,独自在僻静之处,专心禅思,生起这样的思惟:这世间已陷入了苦难,有所谓的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流转、受生,然而一切众生对于生、老、病、死,以及所依存的身体,却不能如实地知道。

我曾作这样的思惟:到底是因为有了什么法,所以才会有生呢?是由于什么法的因缘,所以才会有生呢?于是就依正思惟(如理思惟),而生起觉证的知见:由于有未来的果报,所以才会有来世的再生;由于招感了未来果报的因缘,所以才会有来世的再生。

又思惟:到底是因为有了什么法,所以才会有未来的果报呢?是由于什么法的因缘,所以才会有未来的果报呢?于是就依正思惟,如实觉证而生起知见:知道是有所执取,所以才会有来世的果报;由于执取的因缘,所以才会有来世的果报。

又作这样的思惟:到底是什么原因、有了什么法,所以才会有执取呢?是由于什么法的因缘,所以才会有执取呢?于是就依正思惟,如实觉证而生起知见:知道执取是由于贪著、顾念、心系著,致使爱欲增长;由于有那些爱欲,所以就会有执取,就是由于爱欲的缘故而有执取;由于执取,所以就会招感未来的果报;由于有未来的果报,所以就会有来世的再生;由于有来世的再生,所以就会有老、病、死、忧、悲、恼苦,就像这样,种种纯粹大苦的结聚就集起了。

众比丘啊!你们的意见怎样呢?譬如因有膏油和灯炷,灯火才能烧得光明,如果经常添加膏油和灯炷,那盏灯的光明是否就能够长久地保持呢?」

比丘答说:「是的,世尊!」

佛陀又说:「同样地,众比丘啊!如果对物质现象贪著、顾念、爱乐系著,由于增长爱欲的缘故,所以就会去执取;由于有执取,所以就会招感未来的果报;由于有未来的果报,所以就会有来世的再生;由于有来世的再生,所以就会有老、病、死、忧、悲、恼苦,就像这样,种种纯粹大苦的结聚就集起了。

我当时又作这样的思惟:是什么法没有了,所以就不会有这老、病、死呢?是什么法息灭了,所以老、病、死也就息灭了呢?于是就依正思惟,生起如实的觉证:知道不再受生,就没有老、病、死;由于来世的再生息灭了,所以老、病、死也就随之息灭了。

又作这样的思惟:是什么法没有了,所以就不会有来世的再生呢?是什么法息灭了,所以来世的再生也就息灭了呢?于是就依正思惟,生起如实的觉证:知道没有未来的果报,所以就不会有来世的再生;由于未来的果报息灭了,所以来世的再生也就随之息灭了。

又再思惟:是什么法没有了,所以就不会招感未来的果报呢?是什么法息灭了,所以未来的果报也就息灭了呢?于是就依正思惟,生起如实的觉证:知道没有执取,所以就不会招感未来的果报;由于执取息灭了,所以未来的果报也随之息灭了。

又作这样的思惟:是什么法没有了,所以就不会有执取呢?是什么法息灭了,所以执取也就息灭了呢?于是就依正思惟,生起如实的觉证:知道所执取的事物都是变化无常,随缘生灭,要远离对它的贪欲,将它灭除净尽,要舍离于它,心里不去顾念,也不被它所系著,那么爱欲就会息灭;因为爱欲息灭了,所以就不会有所执取;没有执取,所以就不会招感未来的果报;没有未来的果报,所以就不会有来世的再生;没有来世的再生,所以老、病、死、忧、悲、恼苦就不会再生起,就像这样,种种纯粹大苦的结聚也就息灭了。

众比丘啊!你们的意见怎样呢?譬如膏油和灯炷用来点燃灯光,如果不增添膏油或整治灯炷的话,那么那盏灯未来不就不能再燃烧光亮,耗尽材料,而逐渐熄灭了吗?」

比丘回答佛陀说:「是这样,世尊!」

佛陀又说:「同样地,众比丘啊!如果对所执取的事物能够观察它的无常与生灭,远离对它的贪欲,将它灭除净尽,舍离它,心里不去顾念,也不被它系著,那么爱欲就会息灭;爱欲息灭,那么就不会有所执取,……乃至纯粹大苦的结聚也就息灭了。」

佛陀说完这段经文之后,众比丘听闻佛陀的说法,满心欢喜,都愿遵奉修行。

请关注我们并点赞与分享: